SITE OBSOLETE. GO AWAY.

Visit uranusjr.com for updates.

在捷運上

看到了中山足球場。

或者,看到了中山「已經不是足球場」。

你知道,這個冬天讓大都會人心情很複雜。昨天,最後一部分建築被炸除,薛亞球場永遠消失於地球表面。當然做為我唯二去過的兩座大聯盟棒球場之一,薛亞有永遠的地位,如同其他許多大都會球迷。不過我們都了解,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嘛,雖然難過,但是我們會接受。

中山足球場呢?雖然這本來就是個看起來不像足球場、大多數用途不像足球場、可能實際在場上踢感覺也不見得像足球場的足球場,可是這仍然是我們國家隊的(前)主場,是(某種程度上)國家隊的象徵。大都會搬出薛亞是為了進駐花旗,那中山呢?為了拿來種花?或者不,它連花都沒得種,只能拿來放其他地方拿來的花,過個幾天就拿走了。國家隊呢?總之先搬出去再說吧。

這個問題已經不新了,所以我不想談關於國家隊的價值、或者市政府與其他單位的決策問題之類的。我要說的是,雖然這完全是主觀,不過人家搬家是為了讓棒球更好,但我們搬家只是單純想做別的事,而當然大家互相配合是沒問題,但把別人趕出家卻也沒先幫人家想好要去哪裡,這恐怕就有點不太對頭。

怎麼說呢,首長自稱熱愛運動,卻把種花 — 我是說,放花 — 放在國家代表隊前面,老實講我實在很難信任他發言的可信度。或者不只是發言吧,可能很難讓人信任他這個人。要說見微思著還是我單純想太多,這我就不知道了。我只是單純想想而已,當然也是完全可能不是這樣吧。 Hell.